<p>今天早上4点45分就起床了。今天是周六,再上3节课就可以放学回家。课是7点40分开始的。而我那么早起床,为的也是与一个L宿友去打羽毛球。看了一下窗外,没下雨,也没有风。天气正合适。</p>

<p>原本fitbit调的闹钟是5点10分,但是蓝牙居然没有同步到,不过我的“生物钟”发挥了作用(每当我很希望几点起床的时候我就会在相近的时候起床),我也感到不可思议。而为了保险起见我把手机放在了L宿友的枕头下,调好闹钟,我起不来就他起来叫我。而我4点45分起床,半睡半醒地过了二十来分钟后,《亡灵序曲》闹钟响起来了。我以为L宿友要起来了,但是整整响了几分钟之后还是没有醒来。连睡我另一侧的人都醒了,在闹钟旁边的L宿友居然没有醒来。最后还是我叫醒的,太不靠谱了。后来走去羽毛球场的时候向他叹气这件事情,他却说没听到,只在梦中隐隐约约感觉到。真是彻底无语。</p>

<p>回教室放了点要带回家的行李之后,大步迈向羽毛球场,此时篮球场已经占了十多个人了,羽毛球场也占了零零散散的几人,大家为了运动还是蛮拼的呀。都是5点左右起床。经过教室时还拍了一张教室外的风景,我还是挺喜欢教室外那片绿油油的草和好几棵伫立在绿油油的草的上面。(天刚刚升起,照出的图片不怎么好看。设备:iphone5s)</p>

<p></p>

<p>刚开始单打打了差不多40分钟,然后有些班上的女同学凑了过来打双打,再后来就变成男双打了。反正我一会儿都没有休息过。摸着背后早已湿透的衣服,还有有点饿的肚子,不过确实是挺淋漓尽致的,能挥洒的汗水好像一泻千里。决定以后每星期六早上无意外的话都去运动吧,篮球羽毛球都行吧。</p>

<p>昨天在《读者》杂志上看到了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无名的画家去请教一个成名已久的画家。而那个成名的画家因为请教的那人没有名声,便连别人画板都没有打开就拒绝了别人。而无名画家对那个成名的画家说:“我知道你已经站在了很高的山上,在很高的山上看我的确很渺小,但不要忘了,我在山下看你,你也同样渺小。”就这句话撼动了我,这时候想了下我的老师,他却不像那位成名已久的画家,而是更加平易近人。不知什么原因,他的名字里也确实带了一个“平”字。有一次意外的向一个同学要到了他的微信,结果和他第一次聊天真是挺搞笑的。当时把那聊天记录发在同学群里,好多个人发了“你呀,小样。”这张聊天记录也存在我手机好久了。</p>

<p></p>

<p>这位老师教数学,确实是一位朴实,风趣的老师。他的右手可能是天生就有点畸形,只有3根还是2根手指。只能用左手写字,画图,而且画的很好,教的很好。老师总是一个伟大的职业,以前我还不怎么觉得,但现在我体会越来越深了。</p>